明朝前夜:皇朝姓朱姓陈 浅析陈友谅如何错失良机 性格决定命运

2020-03-26 17:40:22 神奇趣闻
摘要: 公元1368年,是一个重要的历史时刻,一个旧皇朝的覆灭,一个新皇朝的诞生。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新皇朝的新主人朱元璋更是创造了历史。 历史上首位

公元1368年,是一个重要的历史时刻,一个旧皇朝的覆灭,一个新皇朝的诞生。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新皇朝的新主人朱元璋更是创造了历史。

历史上首位农民出身的皇帝,几千年来,历史上出现了无数次的农民起义,但他们全成了别人的嫁衣和牺牲品。而朱元璋一介农民,最后能成为皇帝,开创一个皇朝,农民起义几千年来仅朱元璋这个农民起义成功也。

然而明朝建立前夜,一切都充满了变数。

三方地形经济实力

明朝建立前,除了蒙元残余势力外,在长江流域主要有三股势力都有机会,他们分别是东南沿海的张士诚,西北以湖北为据点的陈友谅和夹在两者之间的以应天(现在南京)为据点的朱元璋。

张士诚,张家祖上主要是以贩盐为主业,盐是当时非常暴利的一个行业,看看后来明清时期有多少人因盐而成为大富豪就知道了。张家经过几代人的积累,到张士诚当家,已经是富可敌国,加上张士诚三兄弟都是非常有能力的人,在元末起义中,很快就成为了一支最强大的力量。

张士诚所在的江浙地区,又是丝绸帛重要生产地,这些都是当时社会的经济支柱,重要的税收来源。俗话说得好“大炮一响黄金万两”,打仗打的就是经济,没有雄厚的经济财力作基础,谁又能支持多久。

朱元璋,面对张士诚的财大气粗,朱元璋就显得肘襟见肘了。从投靠郭子兴起,没有一天不为粮晌奔波劳碌的。从濠州打滁阳,再打和阳,一路向东,打下集庆改为应天府,再到四出攻打,全都是为了粮晌。

所以朱元璋的经济实力是最差的,不得不向东发展,“劫富济贫”发展壮大自己。从长远看,朱元璋这个战略思想是正确的,也是他能不断壮大的原因。

陈友谅,陈友谅一直挟持着徐寿辉来发展自己,占据着长江的上游。陈友谅虽然富比不上张士诚,但比起朱元璋来,也算一个富户了。张士诚占据的地方,有江汉平原和洞庭湖平原,这些地方是中国传统农业的根基。古代以农立国已传几千年,陈友谅此时正得此宝,所以对于陈友谅来说,粮草一点都不是问题。再加上湖泊遍布,渔业也发达。

从地形经济上来说,我们看到,最不利的是朱元璋,张士诚有盐业老底,更把持着丝绸帛支柱的富足税收;陈友谅有大遍平原出产粮草、马牛羊,湖泊盛产水产,朱元璋却一直都是吃上餐没下餐的状态,现在看的话,谁又会看好朱元璋?

三方角力成两强相争

虽然上面说到,张、陈、朱三方中,张士诚的经济实力是最强大的,但是拥有如此雄厚经济实力的张士诚早早已经退出了争取天下的舞台了。

张士诚没有进取精神,朱元璋一打他,受阻就投靠了元势力。后来又多次拒绝了陈友谅联合夹击朱元璋,全都是采取守势,对于一个商人后人来说,这种做法是可取的,但在如此的战争中却是最不可取的,正是这样,张士诚一方已经退出争霸。

与张士诚不同的是,陈友谅和朱元璋都采取攻势,地盘不停扩大,实力不断增强,经济实力占优的陈友谅更胜一筹。

强大的造船业和充足资源

陈友谅所处的洞庭湖和湖北一带,江河水流密集,湖泊众多,这样的地形,使得当地的渔业和造船业非常发达。四通八达,纵横交错的水路,出入都要坐舟行船,使得当地造船业发展很快,随着远航的需要,制造大型的船只成了一时风潮,很大促进了造船业的发展。

正是大船的大量使用,陈友谅又制造了更大的战船。有了大量大船,物资畅通无阻,人力物力充足的陈友谅更有强大的兵力。

陈友谅拥有的江汉平原和鄱阳湖平原,出产大量的粮食,更是渔业,牧业提供富足资源。对于大军未行,粮草已足的陈友谅来说,是最大的保证。

东下受挫一意孤行

凭借着强大的战船优势,充足的兵源和源源不断地大量物资供应,1360年初,陈友谅抓住朱元璋全力与张士诚两强相争之机,率领大批战船出人不意地开始对朱元璋的地盘发起了争夺,首先是占领了重地池州。池州也是当时朱元璋据地应天府(今南京)的屏障,朱元璋马上意识到事太的严重性,即时就派出最强组合徐达和常遇春去夺回。

从这次池州战争中,可以看到,陈友谅已经有了一定的战略思想,那就是东下灭朱元璋的举动。紧接着陈友谅攻打太平意图更明显。

从池州退出后的陈友谅,经过准备和考虑,到了1360年五月,再次率战船绕道池州,直接来攻打离应天更近的太平。这次陈友谅的大军更是达到了60多万,为了能一举夺下应天,陈友谅这次还派出了使者去见张士诚,希望东西夹击朱元璋。

张士诚应该是有太多的顾虑,也有自己的打算,所以拒绝了陈友谅。已一意孤行,箭在弦上,一心想称帝的陈友谅还是兵发太平。

太平虽说是应天的一个重要屏障,但是朱元璋战略上应该有失误,如此重要的地方,却只有三千兵力,守将花云虽然是一位骁将,无奈面对陈友谅这样的大军,经过三天的激战就此被陈友谅攻下。

拿下太平的陈友谅更是志在必得,就地派人害死徐寿辉,然后在太平开始称帝,国号为汉,年号为大义,还设置了各官职。在陈友谅看来,天下已经是涶手可得,还没攻下应天就急着称帝称王,改制换年号,封官封爵,这正所谓骄兵必败。

本来一鼓作气趁着攻下太平之军威,直接发兵应天的陈友谅,就此错过了天赐良机。不知道陈友谅这里当时是否有谋臣力谏他趁势而上?

就在陈友谅在太平驻扎称帝改号之间,应天的朱元璋和他的一群大臣全都乱成一团,相当一部分人已经发出投诚之言,主战的则也显得底气不足,胆战心惊,朱元璋也一时全无主意。从这可以看出,朱元璋一方面对这样强大的敌人,已自乱阵脚了,陈友谅一方却没有趁火打劫,不知道陈友谅一方当时是怎么样的一个情况。

刚投靠朱元璋不久的刘伯温发挥了关键作用,刘伯温敏锐的捕捉到了陈友谅的情况,利用他的封号称帝,大好喜功这个时机。马上给朱元璋布置好了战术。可以说这是刘伯温能有如此大名的基础,而陈友谅也许就是少了一个刘伯温式的人物。

刘伯温确实是一位战略家和军事家,已洞察到陈友谅的布局,所以利用陈友谅这放松机会,做出了精密的安排。最重要的是反间计,利用陈友谅急成功就的心理,陈友谅居然就此上当。正是陈友谅这上当,刘伯温下面所有的布兵排阵全都是围绕着这展开。陈友谅错过了一次绝佳机会,本来在这次反间计中,在身边应该有谋臣意识到这是个反间计,提醒陈友谅再对朱元璋作出将计就计的安排,可惜,可能是有谋臣有提醒陈友谅,但那时陈友谅可能已失去理性,硬要一意孤行。

从之前陈友谅不经细查就武断地把忠心于他的有左膀右臂之称的赵普胜杀了,可见陈友谅是一个多疑,不念恩情的人,就是有谋臣看出朱元璋在用反间计,也不敢当面向陈友谅指出。

已经连续错失良机的陈友谅,就率领着几十万大军,投进已经做好布局的朱元璋的圈套中,本来没有胜算,甚至已乱了阵脚的朱元璋,却在东江桥,龙湾大战中,把陈友谅打得大败。

经此一战,朱元璋一方,军心大震,实力也有了质的提高。而陈友谅则带来了很大的影响,以此影响到后来的攻打方向。

大胜的朱元璋全面展开对陈友谅的反击,陈友谅在如此大败之后,还能经过短时间内,再次造出更大的战船,数量更是达到一百多艘,兵力也有六十多万。陈友谅本来还有机会战胜朱元璋,可惜机会再次被他错失。

1363年,尊韩林儿年号的朱元璋,接到韩林儿方的救援请求,朱元璋不听从刘伯温的建议,直接派徐达、常遇春率领二十多万大军北救援。从这里也可以看出,此时的朱元璋也已有些失去理智,有些刚愎自用了。二十多万一北上,留在应天的兵力就非常的薄弱,只要陈友谅抓住这次机会本来还有机会,这也正是刘伯温为什么力谏朱元璋不要派出二十多万大军救援韩林儿的直接原因。

旧路重走最终失败

不知陈友谅是受上次大败影响有所顾虑,还是想像上次先提振士气,六十多万的大军,没有直下攻打已经空虚的应天,却是率大军去围打南昌。真不明白陈友谅为什么打南昌,而不打应天。感觉每到关键之时,陈友谅脑筋就短路,难道之前的龙湾大会战就是鄱阳湖大战的预演?

可能陈友谅想着两三天就能攻下南昌,可是这一围就是八十五天之久。这更给了朱元璋充足的时间布局,朱元璋这次听从刘伯温的建议,所有外派的军队全都按照刘伯温的要求,派足兵力布下天罗地网。一切安排好的朱元璋,又故技重演假装救援南昌,陈友谅兵都在外作战三个月了,军心散涣,强弓之末。陈友谅狗急跳墙又带着这样的一支外强中干的大军与朱元璋展开大战。

鄱阳湖大战,其实就是朱元璋对陈友谅的歼灭战,陈友谅能在上次的大败中,迅速再次有充足的物资和几十万的大军补充,从这可以看出,陈友谅军中一定是有像萧何式的人物在大后方给他当后勤大总管。也应该有像张良式的人物在陈友谅身边,只可惜,陈友谅只用好了萧何式的人,而没有用好张良式的人物,这可能是他多疑,对他人多有猜疑,从而让他付出这样沉重的代价。

陈友谅农民起义朱元璋

Copyright © 2020 一迅网[ www.1xun.cn ]版权所有
桂ICP备1900356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