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疫情升级后 抵触移动支付等技术的老人生活观念开始改变

摘要: 和于立德不同,李淑英早就尝到了用智能手机体验智能互联生活的甜头。“我胆儿挺大的,问孩子、问朋友、问社区里的闺女小伙。”李淑英觉得,只要肯

“咱老百姓得响应号召,不给防疫工作添乱。尽量不出门、多网购。可是,我发现,像我们老年人要是不会用这个智能手机,真是有点儿寸步难行,买个菜都费劲。”年过六旬的万栋梁最近几天在抓紧时间跟女儿女婿学习智能手机的用法,他说,无论是待在家里网购还是出门采购,都离不开智能手机。

记者对北京多个家庭进行了调查。在疫情期间,尤其是最近的这些天,许多认为智能互联技术与自己关系不大,甚至曾经抵触移动支付等技术的京城老年人,他们的观念发生了一些变化……

网购生活 让孩子多把把关

万栋梁的智能手机是女儿送的,拿到手里的时候,几款常用的软件都装好了。老万最先学会的就是微信,有了微信,他加入同学群、战友群,跟多年未见的老友们建立了联系。“最近北京疫情反复,很多老朋友都在微信上问候我,让我注意防护,感觉倍儿温暖。”但是,老万对智能手机功能的开发,还处在最初始状态,“我也想在手机上买东西,怎么弄啊?”

女儿帮他安装了京东、拼多多,让他尝试网购,但老万有点儿含糊,因为他觉得手机里有钱,不安全。他没有支付宝账号,微信支付也没有绑定银行卡。“别说手机支付了,我连信用卡都没有,银行卡也不爱用,就爱用存折。”

女儿女婿分别给老万发了两百块钱微信红包,让他放心试试。最近两天,他试着买了点东西,“是挺方便的,不用出门,快递上门。”他甚至学会了寻找优惠商品,5块钱买了顶帽子后,又看上了一款20块钱的理发器套装,“嗨,闺女,这原价199元,现价20元,值不值?”女儿仔细看了看,又进行了一番搜索,告诉他:“爸,这种套装本来也就值十几二十块钱,要不您再看看?”万老这下明白了,网购,不能冲动消费。

记者调查发现,大多数老年人网购都是使用微信或者支付宝账户余额,而不是关联银行卡。子女负责给老人的账户转账,被普遍认为是比较安全可控的方式。

有了绿码 理发都能便宜点

在家有子女帮忙,出了门又有新情况。“操作绿码确实有点儿难,别说老年人了,有些年轻人都鼓捣半天。”张峻峰说的是北京健康宝,58岁的他,是老年人中比较少见的熟练使用智能手机的类型,“我的工作就跟通讯相关,所以接触手机早。”张峻峰前段时间时常出差,他在机场、车站、其他省市都使用过健康宝,“各有不同,而且数据有时不能共享,确实不怪老年人,掌握起来有难度。”

76岁的马淑容就被健康宝难住了。虽然儿子早就给她准备了智能手机,但她还是喜欢用老式翻盖机,“我就接打电话,也没有其他需求。智能手机那么麻烦,不知道怎么就戳没了,我可学不会。”最终让她下定决心改变的是一次“被拒”。马淑容家门口的理发店,最便宜的洗剪吹项目也得48元。她和小区里几位老年朋友平时都喜欢到附近一个单位家属院里理发,虽然要多走至少15分钟,但是15元的价格让老人们很满意。前天上午,马淑容在家洗完头发后,高高兴兴地出门去理发,结果没理成。“没有健康宝,人家不让进。我给保安看我们小区的出入证,那也不行。有个值勤的小姑娘说能帮查,我也记不住自己的身份证号,平时没有带手机出门的习惯,也记不住孩子们的电话,折腾半天,到底也没让我进小区。”

智能手机

Copyright © 2020 一迅网[ www.1xun.cn ]版权所有
桂ICP备1900356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