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大学刘国恩教授深入解读新冠肺炎疫情对全球经济社会的启示

摘要:   刘国恩还称,目前来看,在应对不确定性很大的新冠肺炎疫情方面,各个国家采取的措施确实相当不同。尽管方式多样,最主要的防控干预差别在于两个

   周六(21日)晚七点半,新华网与中国财富管理50人论坛联合推出的投资者教育公益节目《国民财富大讲堂》第二期播出。嘉宾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北大博雅特聘教授、全国新冠肺炎专家组经济学家代表刘国恩博士围绕“国民财富和公共健康——新冠肺炎疫情对全球经济社会的启示”进行了精彩演讲。

该节目在新华网、新华网客户端、新浪、腾讯、百度和哔哩哔哩等平台播出。数据显示,当日观看直播的网友超过300万,很多网友称嘉宾讲得非常棒,很精彩!

  刘国恩在演讲中表示,财富与健康是人类发展的两条主线,尤其是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人们对于理解财富与健康的关系有了更多启示,也赋予了更多内容。与此同时,他也深入解读了关于疫情防控策略在信息分享、风险意识、次生代价和制度建设方面的几点思考。

财富与健康是人类发展的两条主线

“从有关人类发展的历史等多因素来看,财富与健康是人类发展的两条主线。”刘国恩分析称,人类在过去100多年之间,随着工业文明带来生产力的巨大提高,人们的生活水平有了大幅改善,同时使得越来越多的人口得以生存下来。

从健康方面来看,在公元1000年左右,人类社会的预期寿命只停留在20多岁,其主因在于幼儿普遍面临巨大的死亡风险。随着时间的推移,在人类进入到了工业文明的早中期时,发达国家的人均寿命已经从20多岁大幅上升到了四五十岁左右。到了二战结束后,发达国家人均期望寿命进一步增加到60多岁。如今随着科技文明的不断发展,全球化的程度正深刻影响着各个国家,发达国家的期望寿命进一步上升到80多岁,中国也达到77岁左右,可见在全球各国的共同努力下,人类平均期望寿命在不断提高。

刘国恩称,如果把财富和健康两条主线连在一起并放在一个坐标系里,就会清晰地看到一条抛物型曲线,人均收入逐渐提升,人均期望寿命也是从低往高走。不过值得注意的是,随着健康寿命的提高和收入水平的增长,在比较高的收入水平时,再提升相应程度的话,那人们获得的健康方面的回报则逐渐减小,可见边际报酬递减的铁律对人类财富与健康的关系仍然有约束作用。

而在谈及财富对人类健康的影响时,他表示,主要体现在物质生活、环境条件、认知及行为及医疗条件这四个方面。具体来看,财富会影响到人类健康所依赖的物质生活;财富对健康影响是通过人类所处的环境条件来产生的;财富会通过人类对有关问题和风险的认知,以及采取的相应行动来影响健康;财富也决定了人类有什么样的医疗手段来解决自身出现的疾病问题。

而另一方面,健康也会对财富产生影响,主要包括短期和长期影响。他表示,短期影响包括直接成本、间接成本、生育替代和企业投资方面。例如,当人们的健康出现问题时要花钱治病,储蓄相应减少,同时影响工作效率和生产力,以及自身的收入水平等。另外,企业也会根据人群的健康程度做出关于投资的调整,当人群的健康水平较低时,企业就会降低对相关市场的投资,从而影响经济增长,可见健康问题对财富的负面影响。而从长期来看,人类健康对财富的影响还体现在个人对教育的投资方面,当个人健康水平较高且寿命较长时,就会做更大、更多的投资,反之就会减少投资,从而影响到整体人力资本的投资积累。

促进人类健康提升的三大积极因素

在促进人类健康水平不断提升方面,也有三大积极的条件和因素。刘国恩分析表示,首先从与财富高度相关的经济增长来看,由于直接的生产要素、人力资本、教育、健康、技术创新以及全球化体系的大幅提高,人类才得以能够大幅提高自身基本生存所需要的衣食住行等物品。第二是公共卫生的贡献,包括清洁水源和空气、土壤、居家、社区等环境卫生条件的改善,均大幅降低了传染性疾病对人体的感染风险,整体提高了公众对传染性疾病的预防水平。

   第三是现代医学技术的贡献。随着工业文明的开启和现代医学突飞猛进的发展,药物、手术、急救、康复等应对人类疾病的诊疗技术等不断创新、问世,大幅提高了救治性手段的医学水平。其中,现代医学的划时代成就莫过于在19世纪发现的病菌理论基础上,人类于20世纪40年代成功研发的抗生素,使得人类在与病菌微生物的长期战斗中第一次大获全胜;以及针对部分病毒成功研发的疫苗,例如对抗天花的牛痘疫苗,还有麻疹疫苗、鼠疫疫苗、霍乱疫苗、结核疫苗、肝炎疫苗、以及近期上市的子宫颈癌疫苗等。

不过就威胁人类健康寿命的杀手来看,主要是人类之间、人类与微生物种之间的战争,长期历史数据显示,大型瘟疫给人类造成的伤害似乎更大。

新冠肺炎疫情下分析多种防控可选方案

2020年伊始,新冠肺炎疫情在世界范围蔓延,很多国家开始寻求通力合作,共同携手抗击疫情。刘国恩表示,人们对疫情的担忧主要来自于两个方面:致死率有多高和传染率有多大。从以往的分析和数据来看,2003年的SARS要比新冠病毒的致死率高,而季节性大流感虽然传染率不低,但是致死率要比新冠病毒低一些。再比如与天花对比,致死率、传染率都比新冠病毒更高,但人类应对天花研发出了制胜武器:疫苗。这就是为什么我们面对目前的新冠病毒一方面是希望能够尽可能降低感染程度,同时让资源更好地利用在对重症、危重病人的救治上,另一方面能够尽快研制获得疫苗,这是防控新冠肺炎疫情最好的解决方案。

哔哩哔哩新华网人均寿命预期寿命

Copyright © 2020 一迅网[ www.1xun.cn ]版权所有
桂ICP备19003567号-1